主页 > K普生活 >经十余年推动 国中学日文成风 >

经十余年推动 国中学日文成风

作者:  · 2020-07-29 ·  876 views
经十余年推动 国中学日文成风 在两名日本义工多学一种语言,多增加一项优势,国中日文教育经过十数年的推动,已有日渐受落的趋势。众所周知,除了国际通行的英语,我国华裔学生一般上还掌握母语华语和国语马来语,被誉为具备语言天赋的族群。

但你知道吗?日文教育其实早在1984年悄悄走进国内6所寄宿学校,直到2005年,日文教育扩大至普通国中,成为其中一项学生可自由选择学习的科目。


换言之,在10多年前,部分国中生在考取大马教育文凭前,其实已被赋予学习华、国、英语以外的另一项语言的机会,那就是日语。

麻坡拿督斯里阿玛国中日文老师谢美琪(37岁)受访时表示,根据日本基金会2017年的资料显示,我国共有126所中学提供日文科目教学,即寄宿学校和普通国中各占53所和73所。

她说,目前,全柔共有14所坐落在新山、峇株巴辖、居銮、巴西古当、哥打丁宜、居銮、丰盛港、笨珍及麻坡等地的中学具备日文科目,并由15名本地教师授课。

“以麻坡拿督斯里阿玛国中来说,从2017年的第1批考生到今年2019年第3批考生,本校在大马考试局国际语言检定考试中报考日文试卷的考生人数,依序为20人、13人及17人。”

她说,该校2017年和2018年的所有考生都取得及格的成绩,其中,2017年更有6人考获A,9人考获B,2018年则有3人考获A,2人考获B,成绩不俗,更令该校连续两年获得日文科目100%的及格率。


“今年度的日文检定考试已在6月24日举行,我希望学生们能获得理想的成绩,有利于将来升学与工作。”

经十余年推动 国中学日文成风 日本樱花之美,叫四个土生土长的大马学生大开眼界,左起为梁伟郡、陈家生、李佳瑄及雅诗敏。

放学后选修日文课

负责日文教学工作已超过6年的谢美琪表示,她是依照教育部拟定的教学纲要来授课。

她说,目前,该校共开设7班日文班,全校共有188名学生报读日文科目,中一至中五的学生可选在早上班放学后或下午班上课前上日文课。

“我在2004年完成师训课程后,就在华小执教,直到2007年,我申请公共服务局的日语教师培训课程,到日本留学5年,2013年,我完成日本语教师基本课程及考取日本文学学位归国后,便回到麻坡开展了日本教学工作。”

为了鼓励学生学习日文,她在该校创办了日语学会,常年在校内外推动日本文化活动,包括制作日本寿司及章鱼烧等美食、日本传统服饰体验、茶道、折纸等活动,有幸的是,该校也选中参与一项伙伴计划,一名日本义工因此被派往该校协助日语教学长达8个月,以提升学生们对日本文化的了解与发音的掌握。

“在二线城镇,日语并不普及化,学生对日语不但感到陌生,还缺乏热衷的学习态度,不愿意花心思苦学,因此,要推动学生学习日文并不容易。”

2014年开始,谢美琪常常带着学生参与国内各种日文活动,包括拉队到马六甲高级中学参加日本文化节嘉年华,以及到吉隆坡参加日语嘉年华,以增加学生对外交流的机会。

经十余年推动 国中学日文成风 各国学生及老师在交流中,培养出友好情谊。

谢美琪:参加国际生交流会

大马学生不善主动缺自信

与他国学生相比,麻坡学生在国际学术平台上较为被动与慢热,谢美琪指出,来自二线城镇的学生似乎比较缺乏自信,也不善于主动与人交谈。

甫于今年4月带领4名学生到日本参加国际学生交流会的谢美琪指出,通过交流计划,她发现其4名学生普遍上面对一样的问题,即在沟通上缺乏自信,并未完全将平日所学表现出来。

“在交流计划中,学生们一直到入住参与计划的领养家庭,在领养家长友善的鼓励和引导下,他们才慢慢融入当地的生活,并逐渐放开心怀,积极用日语向对方寻求帮助和交谈,让我终于得以放下心头大石。”

她说,此行的收获大于她的想象,因为4名学生回国后,会主动在课堂上担任“翻译官”,向同学们传达一些日语知识,令她倍感欣慰。

“如今,4名学生还用社交媒体与其他国家的学生保持联系,并继续以日文交流,我觉得此行开拓了学生们使用日文的另一个平台,让学习更加分。”

经十余年推动 国中学日文成风 全柔共有14所寄宿学校或国中设有日文科目,让学生自由选修,图示谢美琪(站者左)向学生们教学。

国际交流比课堂教学见效

一趟国际学生交流活动让推动日文教育工作事半功倍,谢美琪有感,平日乏味的课堂学习环境,远远不如一趟日本交流之旅,来得更有效果。

她说,语文知识与词汇的学习,需要一个积极、愉快和建设的学习环境。

“为此,我将继续提升我的课堂教学方式,并举办更多多元的活动,让学生爱上日文。”

她总结,学日文并不难,难的是学习热忱及持续性的学习意愿,她希望在设有日文科目的国中,学生能争取学习这门语言的机会,为自己创造多一个语言优势。

吴思慧

<<上一篇: :下一篇>>

相关文章